有個地方叫Laputa
  •   筱优:

      加班回来的一路上,我都在想今晚听到的那个故事,和由那个故事所引发的故事。那个女孩真的很傻,为可能是昔日旧情人如今是贱男小三的两人毁掉了自己。但她那种由心底出发的绝望感,被自己最爱最相信的人背叛的那种绝望感,我觉得很熟悉。

      你说,要保护自己,是不是真的就要把心锁起来?Only lock my heart can I feel protective?

      重新看回小钟写给我的那篇文章,他竟把我剖析地挺清楚,虽然那与他将我所有的文字和资料都看了一遍然后又串联了起来有关。他说中了一点,我很没有安全感。与Ivan在一起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无论与谁在一起,与男女在一起,我都没有安全感。与物质无关,与承诺无关,与心情无关,是小时留下的后遗症,一直在发作。

      除了母亲,我身边从来都没有留下过什么人。曾答应过要一直做好朋友,可之间的这条线,总会因放得过长,而有天会断的。为了不受伤,所以我的心拒绝去接受,因为从一开始如果没有,也就不会因为失去而痛苦。其实我很自私,长这么大都没爱过什么人,那些以为是爱的喜欢其实也只是青春期的骚动,真相是我所有的情感方向都从自身出发。因为是妈妈的女儿所以一切付出都看作理所当然,因为觉得和豹虎一起住能解决问题所以违心地继续住着,因为想试试恋爱的滋味所以逼迫Ivan做决定,因为想摆脱被伤害到的感觉而借Cary的慰藉。我很恨自己,却找不到出口,我其实很不开心,但有谁能看得出呢?

      将心锁起来的滋味不好受,钥匙在哪里?